EN [退出]
人生哲理的句子>中国新闻

羽毛球张楠的父母_张楠:年轻核心的再次创业,挑战自我才是最大诱惑

2017-11-18 06:51

3月1日是张楠的生日,今年的生日他是在德国过的。虽说是在德国公开赛期间,蛋糕却是一点都不含糊,被做成羽毛球场的样子,两边的场地上各放了一把球拍,场地中央甚至还真的拉着球网。

跟自己的蛋糕合影的时候,张楠一只手伸出5个手指,另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这应该是“7”的意思,纪念他27岁的生日。换一个解读的方式,也可以理解成“5+V”——我要赢。牵强吗?但是,作为一名为羽毛球而生的球员,没有什么比在球场上争取胜利更重要的事情了。

文 陈书佳 图 badmintonphoto

“核心”也需为资格而战

3月12日,2017年全英公开赛决赛日。这一天,张楠只能待在看台上。

在这一届比赛中,张楠混双和李茵晖搭档,在第二轮1比2输给马来西亚组合陈炳顺/吴柳萤,他们在第二局曾经率先拿到过赛点,但最终还是惨遭对手逆转。止步第二轮,这也是两人搭档出战以来的最差战绩。男双比赛中,张楠和刘成搭档战至半决赛,在一场“中国德比”中,他们以0比2不敌年轻组合刘雨辰/李俊慧。双线出击,无一斩获,甚至连决赛都没进,对于张楠而言,在东京周期的参赛纪录上只是第二次,上一次没能进入决赛是在去年的香港公开赛上。

输掉全英半决赛的当晚,张楠少有地在微博总结比赛:“结束全英之旅,自己和两个新的搭档都发现了很多的问题,需要在后面尽快去改进和加强,才能具备更强的实力。感谢在全英赛场上为中国羽毛球队加油的球迷们,明年全英见!”

看着自己无法参与的决赛,看台上的张楠暗自跟自己较劲。一边看着比赛,一边在心里想着为什么自己会输球,那种感觉他坦言确实不太好。在张楠的羽毛球逻辑里,参加比赛=夺取冠军。里约奥运会结束后,回国碰到熟悉的朋友,对方恭喜他获得冠军,他却露出遗憾的表情:“原本应该是拿到两块金牌的,但是只拿到了一块。”

这个逻辑,放在过去可以理解。张楠和赵芸蕾在2010年混双排名升至世界第一,之后长期占据这个位置,2012年伦敦奥运会夺得混双冠军,2016年里约奥运会也是以头号种子身份参赛。但是,里约奥运周期结束,不少老队员相继退出国家队或者减少了参加国际比赛的频率,其中就包括张楠的两个搭档赵芸蕾和傅海峰,正值当打之年的张楠不得不更换搭档。

挑选李茵晖作为搭档是张楠自己的决定,其中多少有点无奈的成分。“当时,陈清晨、黄雅琼这些队员都已经有了固定搭档,所以我就挑了李茵晖。”这个比张楠小7岁的年轻小将,刚结束了在青年赛场的征战,去年升入一队后开始参加成年赛事。尽管不是首选,但是李茵晖“攻防实力强,训练中非常要强”的个性,促成了这对全新混双搭档的产生。

去年11月的法国公开赛是两人的首秀,顺利闯入四强。之后,两人的战绩开始呈上升曲线。到今年的全英之前,他们在澳门公开赛、泰国公开赛和德国公开赛获得3个背靠背冠军,上升势头达到顶点。截止今年瑞士公开赛,两人一共参加了7站比赛,世界排名从首次配对后空降的147位,升至世界前10。

这个排名,在中国队的混双组合中,仅次于郑思维/陈清晨、鲁恺/黄雅琼,列第三位。根据2017年格拉斯哥世锦赛的相关规定,参赛资格的确定将由4月27日刷新的世界排名而定,各协会排名在前24位将获得3个参赛名额。如此算来,张楠/李茵晖的世锦赛资格基本到手。里约奥运会之前,国家队总教练李永波曾经表示,张楠已经是双打的绝对核心了,只是当时还有不少老将坐阵,年龄还算年轻的他没有被放在那个位置上。转入东京周期之后,年龄仍旧不算大的张楠,凭借战绩和资历,已经顺理成章地坐稳“核心”的位置,要是连世锦赛都参加不了,实在是与“核心”的地位难以相符。

振兴男双重任在肩

相比之下,男双的情况就没那么乐观了。张楠和刘成这对在东京周期才诞生的全新组合,全英之后男双世界排名为第47位(待定),因为前面还有多对中国组合,要想拿到世锦赛资格有些难度。

实际上,张楠更换搭档后出战的第一项赛事就是男双。和傅海峰一起夺得里约的男双金牌后,重振男双的重任理所当然地由张楠承担。相比人才更多的混双,振兴男双的压力明显更大。

新搭档同样还是张楠自己的选择,“刘成后场攻击力强,有很大的提升空间。”此前,刘成的主要战绩多来自与包宜鑫配对的混双。与混双出战第三站就拿到冠军相比,张楠在男双的战绩逊色很多,去年年末连续3站战罢,最好成绩是在中国公开赛闯入半决赛。国家队出于多一种选择的考虑,在随后的澳门公开赛上,张楠的搭档被换了鲁恺,两人一举闯入决赛获得亚军。虽然比赛不是最高级别,单论名次而言,那是迄今为止张楠在新周期的男双中站上领奖台的唯一一次。不过,转入2017年后,张楠依旧与刘成搭档,在今年全英赛闯入四强,是两人配对以来在最高级别赛事中的最好战绩。通过半年多的配合,张楠这样评价自己的新搭档:“他在后场的威胁性还是很大的,我们还需要继续磨合。”

因为和两名新的搭档都是从没有积分开始打起,他们不得不参加很多低级别的赛事。尽管张楠曾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而且很多球员也都会认为更换搭档就是从零开始,但是,毕竟找一个有经验的球员搭档,和找一个刚征战国际赛场的年轻选手搭档,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更甚一层,张楠以两枚奥运金牌得主的身份,同时在两个项目严格意义上的从零开始,这在中国羽毛球队中甚至是世界羽坛也不多见。不过,已经创下了连续两届奥运会获得不同项目金牌的纪录,张楠相信自己还能创造更多的纪录。

在里约兼项出战之后,张楠在规划自己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就已经定下再战两项的目标。回想起来,2012年,22岁的张楠只参加了混双一项,2014年开始兼项同时出战男双,在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上双线作战。这,可以理解,26岁本来就是球员的黄金年龄。但是,到了30岁,还要兼项出战,尤其是对于一名男选手来说,似乎就不太明智了。如果专注于一项,成功的可能性岂不是更大?从小跟他一起在北京队打球的梁京淳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帮他回答了:“不会,以他的个性,只要是能参加,一定是打两项,而且还要两项都拿冠军。”

算起来,张楠在已经参加的两届奥运会中,一届拿到混双冠军,一届拿到男双冠军,在下一届同时拿下两项冠军才算有挑战性吧。

挑战总是充满诱惑,为了尽快进入东京周期的状态,从里约回来,张楠没有休息,直接开练。不是不想,是真的不能。虽说家就在北京,他还是马上投入到国家队的训练当中。这个时候,林丹在休假,谌龙也在休假。双打跟单打不同,是一个需要相互配合的项目。伦敦周期结束后,搭档不变,积分还在,不影响排名和争取参赛资格。这一次不一样,同时更换两个搭档,积分排名统统没有,完全是从零开始。

张楠也不想当“劳模”,但实际情况是,他就成为了所有在里约夺冠的羽毛球选手中的“劳模”。这么说很抽象,数字最有说服力:去年年底亚洲3站,连续3周,15天,24场!他领着一帮刚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的年轻队员出征,颇有一种“二次创业”的感觉。

刻苦不是全部人设

从小,一跟羽毛球粘上关系的事情,张楠就很认真。从最开始的启蒙训练起,但凡是带过张楠的教练,都会对他的认真刻苦印象深刻,甚至直到现在还会拿张楠的例子教育手下的学生。说教的时候,句式大约都是一样的:“你要好好训练,就能像张楠哥哥那样……”仔细分辨起来,“你要”和“我要”是有区别的。不只是羽毛球,几乎做所有的事情,觉悟“我要”的年龄越早,获得成功的机会就越大,张楠就是那种在思想上很早熟的孩子。

14、5岁在北京队的时候,张楠就是知道自己加练的球员。这并不是说其他球员都不加练,但是像他那样目的明确、对自己认识清晰的当真不多。所以,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梁京淳还能记得非常清楚:“他个子高,步法比较慢,他就逼迫自己进行转胯的练习,增加灵活性;中前场的抽挡不好,就经常对着墙练习;感觉手上的力量差,会专门加强指力的训练……”说这话的时候,梁京淳眼前也有跟他们当年同龄的孩子在训练,发现教练没有盯着自己,练习步法的时候脚下明显慢了,也不到位了。梁京淳叫停了一个队员的训练,训斥了几句后,队员才又认真起来。在这个岁数的训练中,如果不想办法偷偷懒,的确有点另类。

在地方队,教练通常要管理很多球员,在不能人人照顾到的情况下,通常会更留心那些有希望的队员。这个道理,放到国家队也一样,主力总是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张楠就让男双主教练张军很“操心”:“我经常担心他练得太多,练过了,如果他自己不满意,他就不会下课。”里约奥运会之前的成都集训,每周训练6日,周日张楠还要到力量房进行体能训练。加练,几乎成了张楠的一个标签。因为对于羽毛球的痴迷,国家队内会有很多人用“球痴”来形容张楠。

也许是关于“刻苦”的宣传“用力过猛”,张楠的人生变成只会打羽毛球而没有任何个人生活的怪人。非也!其实,离开球场,他跟所有同龄男孩的属性一样,比如不爱收拾房间。曾经在去年汤尤杯期间被高崚姐的探营曝光了他乱到无法下脚的房间,对此他的回答大多数男孩都说过:“乱吗?我觉得还好吧。”还比如,爱打游戏,曾经还因为和队友私自在网吧通宵打游戏而被教练狠揍一顿。

那是还在北京队的时候,有一年平安夜,张楠和几个小伙伴一晚上都窝在房间里哪儿也没去。晚上9点多,亲眼见到教练回家之后,他们就商量着当晚溜出去找个网吧玩个通宵。不怕教练突然袭击回来查房吗?按照规定,晚上10点要熄灯睡觉。小伙伴们非常确定这一晚一定是个“平安夜”,离开寝室之前,还煞有介事地将袜子挂在床头,说是讨个吉利。这一晚,他们在网吧昏天黑地打了个痛快,早上精疲力尽回到宿舍,被堵在门口的教练逮个正着。没想到,教练离开以后杀了个“回马枪”,直接把他们几个抓了现行。“罪行”败露,所有的小伙伴都被打了屁股,这里面就包括张楠。那顿胖揍可不是一般的“意思意思”,打完之后屁股直接就肿起来了,坐板凳都困难了,连着好几天,吃饭做作业之类的,全都只能站着。

里约奥运会以前,李宁公司按照张楠的要求,在他专属的蓝色球包上绣上了“梦想”的英文Dream,那里承载着对于冠军的所有期望。今年,张楠在原来的“梦想”旁边又加上了“爱(Love)”和“家庭(Famliy)”两个英文单词,这是他作为普通人的诉求,他的人生不仅仅有羽毛球。

无法拒绝挑战自我

在网络上,如果要表达对某个地方、某个球队的喜爱,称呼的时候会加上一个“大”字,比如“大北京”、“ 大巴萨”这样的表述。在张楠微博的留言中,球迷们也喜欢叫他“大楠哥”,其中有喜爱也有对他能力和地位的肯定。

不知道张楠是不是喜欢这样的称呼,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不喜欢被称呼为“老将”。当听到这样的称呼时,他就会反驳:“在队里我仍属于青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年龄,可能我到40岁还能打球才算年龄最大的吧。”

如今的世界羽坛,丹麦球员鲍伊、摩根森,两人的岁数加起来快80岁了,跟他们比,只有27岁的张楠的确算不上“老将”。今年在德国过生日的时候,他许下的生日愿望是“一直在路上”。张楠说:“我希望自己的运动生涯很长很长,因为热爱这项运动,就很难跟它说再见。”

运动生涯的长短,客观上由运动员的身体决定。爆发力是张楠的一个短板,在尽量提高短板的同时,他在柔韧、制动、维持平衡等方面,建立了很明显的优势。国家队的体能教练会针对每一个具体项目为运动员打分,张楠的得分都很高。里约奥运会前,他特地向北京队要求为自己配备一名专职体能师,这位名叫迈克的华裔美国人,曾经在2008年指导过杜婧和于洋,2012年指导过蔡赟,他们都是奥运金牌得主。2016年的奥运备战,总能在训练场看到迈克用比如毛巾这样的辅助工具指导张楠训练。训练一向认真的张楠自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迈克也延续了近三届奥运会自己都带出冠军的纪录。有意思的是,这名美国教练一上来就告诉张楠不要加练,因为他给张楠安排了足够量的训练,没有必要再耗费多余的体力。但是,张楠的标签哪有那么容易摘掉,这一度让迈克很无奈。

在张楠的球包里,随时都会放着肌贴,会有好几卷。有空的时候,他会把肌贴剪成需要的长度,并且细心地将每个角剪成半圆形。每堂训练课前,他都会仔细地贴在需要保护的位置,这是一种预防措施,预防可能出现的伤病。这个每天都要做一两次的程序,张楠做得很认真,如同在完成一种仪式,其中包含了一名职业球员对于项目最大的热爱和敬意。

尽管国家队配备了多名队医,有些队员还是因为感觉不是很累或者人多懒得排队而省略掉放松的环节,这种事情,在张楠身上不会发生。治疗康复他一点都不马虎,就算是在羽超联赛期间,晚上7点开始比赛,经常要打到深夜才结束,他也不会省略掉恢复的程序:先在球场接受一些简单的拉伸,回到酒店吃点东西,再进行较长时间的治疗。治疗完成后,回到房间经常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了。

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身体。张楠喜欢熟悉的康复师给自己做康复和治疗,因为对方更了解他的情况。要是突然来了一个新人,他会耐心地详细告知对方,自己的身体状况是怎样的,其中会包括很多的术语,这些都是他一边接受康复治疗一边从康复师那里学习到的,然后,他还会为如何治疗提出自己的建议。跟很多队员不同,张楠在接受治疗的时候会问个不停,据说“十万个为什么”曾经直接将对方问到过无语。在对自己身体了如指掌的同时,张楠在康复治疗方面也算是“久病成医”。甚至有康复师开玩笑说,如果以张楠目前的专业知识储备,退役后完全有能力去当个康复师了。

好吧,如此小心翼翼地维持身体机能正常运转,真的像假设的那样打到40岁了,又能怎样呢?打来打去,对手不过还是那些人,与其说是跟对手较量,不如说是在和自己较量。丹麦双打老将摩根森在里约奥运会前半年突发脑部疾病接受开颅手术,3个月后复出参加公开赛,之后出现在里约奥运会赛场上。任何一项运动,最大的魅力,来自挑战运动员的自身极限。

2016年底,当张楠回顾自己这个堪称辉煌的赛季时,他选择的形容词是“艰难”,这其中,有太多傅园慧嘴里那个“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的时刻。即便如此,张楠还是愿意无限延长自己的运动生涯,也许未来会越来越艰难,但是面对和自己作战的诱惑,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

(以上内容为节选,全文刊登在《羽毛球》杂志2017年第4期)

当前文章:http://keo9v.szielang.cn/news/shehui/9o1n.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6:51

高艺涵  广东卫视节目表回看  惠民卡盟  office2010离线激活  ad天赋  手机空间不足怎么清理  正宗河南胡辣汤配料表  馋掉牙花甲粉  山西中医学院专科几年  鲁豫的第三任老公是谁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羽毛球张楠的父母_张楠:年轻核心的再次创业,挑战自我才是最大诱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黑执事夏塞耽美漫画_安徽宿州泄漏事故已收治71人 张宝顺批示(图)